幾 段 戲 劇 化 獨 白 — — — —— 張 守 愚

寫篇詩,作首曲,做個
小說,寫篇詩,作首
曲,做個小說 —— 百般無奈下狠狠地斬斷
苦惱根,獨自從煩囂的
鬧市搬到這堙A對著一片綠田園
朝沐霞,晚浴霧,午間
觀雲看花、聽賞鳥唱蝴蝶舞 ——
牛呀,牛,我果真
得嘗所願,過
理想中的
生活了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* 一九九三年十月三十日

 
 

喂,你好嗎。這幾天我在構思一首絃樂四重奏,是
「無調性」的
上星期畢架山的一幅住宅用地竟然以
三十多億元成交,頓時在
樓市中熊熊的烈火上加罩一層厚厚的
油雲!牛呀,當初我計劃買間
小村屋,現在恐怕不能囉。算了,不能便
不買吧;可是,詩、曲我
照寫,小說我照做,每天都來
看你吃草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*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中

 

新年快樂,牛大哥
今天天氣不錯;然而,吹著陣陣
寒風 —— 這是
「加價風」呀!難怪有點
削面。剛踏入
九四年,水、電、燃油、交通,通通
加價了!我真羨慕你,甚麼都
不關你事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* 一九九四年一月一日

 
兩天沒來看你了;因為忙著投資,我去了買
股票 —— 唷,向來跟你說話,你只顧
吃草,為什麼一聽我
買股票就猛
搖頭? 你知嗎:衣、食、住、行
又貴了;還有那頭胃口大的
通脹虎,年年月月都要餵,叫我怎不擔心
坐吃山崩。唉!自古至今,我這類人總須面對
吃飯問題。人家說香港的經濟前景非常
好,聯合交易所頻頻開香檳慶祝 —— 呢,昨天又
「噗噗」聲了,連這堣]聽到呀
噢,我要回家守候
財經快訊了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* 一九九四年一月五日
 
牛呀,牛,昨夜我失眠了。原想
投資保值,或更可獲多少回報;豈料事非如此 ——
價上價落 —— 恆生指數十足像
過山車 —— 一升由九千幾標越
一萬,瞬息間又
滑下去,今我
心慌意亂,行不安,坐不穩
今天不知是
上還是
落呢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* 一九九四年一月十三日
 
唉喲!幾乎撲一交撞到你
不知怎的,近來半點
詩興也沒有,腦子堨無音樂,終日
營營役役,患得患失;而你卻依舊如往,我行我素,老是
悠悠閑閑地吃青草。俗語云:
「平淡是福」;佛家認「安詳」乃
「生命之喜悅」 —— 你就是這樣。牛呀,我問你:
假如吃完這片田的草而草不生了
怎麼辦?—— 你望著「天」
………
哦 —— 我
明白了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* 一九九四年一月十六日
 


 

 

備註:苦惱根 —— 令人吃不消的家事

寫于元朗一村落。發表於《香港文學》月刊第 112 期。

回到主目錄 • Back to Contents